ope体育·app下载1.0

纵横捭阖于两岸之间――访台湾“名嘴”江岷钦

         一身笔挺的西装,谦逊的姿态,儒雅的气质,加上一张透露不出真实年龄的年轻的脸。           电视中的他妙语连珠,一针见血;讲台上的他旁征博引,挥洒自如。                6月12日,在我校经管院2010夏季EMBA开学典礼上,台湾中国文化大学企业管理系江岷钦教授受邀作题为“全球化观点之企业社会责任”的讲座。来校授课期间,江岷钦教授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江岷钦教授在接受记者的采访       评政治:知识分子旁观政治小丑           纵观江岷钦的学历表,从1976年进入台湾国立中兴大学(现台北大学)法商学院到1990在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奥本尼获得博士学位,他攻读的专业一直为公共行政。2005年,他曾担任国民党党主席选举王金平阵营的发言人及任务型国民大会代表。           目前,他在《海峡两岸》节目中幽默犀利的政治评论员形象为大陆电视观众所熟知。他似乎一直在台湾的政治圈外冷静地审视,却从未跨进那个圈。           记者(以下简称记):看到网上有为您总结的语录,其中有一条:小丑与政客唯一的不同,在于戏服而已。您能解释一下吗?               江岷钦(以下简称江):小丑穿的是戏服,而政客穿的是西服,这是他们的不同。相同的是,他们都需要掌声,都需要制造事件引起别人的注意。小丑在表演,而政治本身就是一场表演。小丑要化妆,政客也是。为什么女性政治人物比较少呢?因为她们要化两次妆啊!               记:您一直在旁观政客们的表演。您享受这种身份吗?               江:当然享受。纵观中国的历朝历代,知识分子在权力竞逐的过程中,不是局外人,就是牺牲品,无一例外。晁错建议汉文帝削藩,否则中央政权不保,结果汉文帝一方面采纳他的建议,一方面却杀他借以降低诸侯的戒心。有时候,知识分子不得不作出明哲保身的选择。                 记:从您的经历来看,您完全有能力进入政治圈,可听您之前的回答,您不会选择做一名政客?           江:做政客需要人格特质。如果没有足够的人格特质,第一无法抗拒权力的诱惑。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化。第二,就算抵挡得住诱惑,你也没办法全身而退。               一方面我没有那种人格特质,另一方面我很喜欢热闹。既然我本来就不属于那样的权力中人,那何妨返璞归真呢?      论经济:ECFA绝不是纯粹的经济理性           目前,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第三次专家商讨会已经结束,ECFA已进入收尾阶段。自今年1月26日海协会、海基会就ECFA进行第一次专家工作商谈,到如今两岸大致描绘出协议的轮廓,其中虽有曲折,步伐却从未停止。               记:ECFA已经进入收尾阶段,您怎样看待这一协议签订的前景?               江:两岸签订ECFA势在必行。透过签订,两岸可以形成一种制度化的、具有法律作用的经济合作模式。两岸合作从过去的“浮光掠影”,变成“深沉厚重”。              台湾民众对ECFA的质疑主要集中在“让利是真的吗”及“签订之后,大陆会不会对台湾予取予求”等问题。事实胜于雄辩,如果ECFA早收清单的效果确实让两岸的民众和经济互蒙其利,杂音就会消失。                记:您刚刚谈到了ECFA的政治意义。但是马英九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两岸在ECFA的合作上仅仅限于经济领域。您如何解读这一说法?                江:马英九说“仅限于经济领域”,是太过保守了。ECFA绝对不是纯粹的经济理性。所谓的经济理性,其核心是交换与选择,即双方交换资源,选择最有利的合作模式。可是温总理在ECFA中提出让利,就有其政治意涵在里面。两岸之间的合作有民族情感在,也就是温总理所说的“兄弟之谊”。这是大陆与其他合作对象间不会有的。       品文化:大学应当成为两岸文化交流的主要载体               “不依古法但横行,自有云雷绕膝生”、“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纯”……这些都是江岷钦在我校主题讲座中用到的诗句。                记:从您的讲座中,听得出您非常喜欢引用古诗词。               江:每个人都应该是这样啊!传统的文字经过数百年的锤炼,披沙砺金,能够将文字透过诗词歌赋浓缩,用言简意赅亦优美的方式传递无数的情感和想象。               记:在您看来,大陆和台湾的大学氛围有何不同?               江:大陆的学生用功得多。而且,大陆大学生在与老师的互动上有更多传统的尊师重道。              台湾的学生太自由了。因为台湾的大学教育来的太容易。台湾去年大学联考的录取率为98%,大家都有书念啊!所以就不懂得珍惜了。不过台湾学生也是有优势的。他们从小受到更多的呵护,台湾地方比较小,资讯流通迅速。台湾开放早,接受管理概念、自由经济理念较多,有更强的市场敏感度、贸易经营敏感度。但我认为这个优势也不会保持很久。我看到很多大陆的同学,把自己当成知识的海绵,不断地汲取,赶上来的速度将超越我们的想象。               记:大学是否可以作为两岸文化交流的一个载体?               江:我认为,大学应当是两岸文化交流的主要载体。               第一,进入大学后对于知识的追求有一定的渴望。第二,大学是一个知识的殿堂,跟社会上的尔虞我诈不一样。大学纯粹以学术研究、人格养成为主。大学有各种学科,而社会上只有一个学科,就是数学,称斤论两。大学在知识上多元,人际关系又相当单纯。所以,我认为大学在沟通两岸文化中是最适当的一种机制。   江岷钦教授在接受采访后和记者留影